Walden--P15-19

Walden, a prose notebook of Thoreau, H.D. written in his two years life around the lake Walden, the book is printed by CAPH Press, 2016.

初中喜欢屯书,那个时候可以省下吃饭钱买六角丛书,中国通史等,时间久了那些书也因家中一些变故散落消失,说起来有意思的是14年之前的书差不多都不在了,陪着我的是11年入的一本《宋词鉴赏辞典》。我对散文、小说、诗歌等的兴趣发生过几次转变,但是早期的那种读书偏好也有一些保留。

读书,特指非科学方面的,对我来说像是一种思考和内心修炼,尽管实际生活中发现要学的还很多,但是对于不同行为和事物有更广一些的认识。上一次读瓦尔登湖是去年,尽管这本书我很熟悉,今天还是看到一些不一样的点。

To anticipate, not the sunrise and the dawn merely, but, if possible, Nature herself!

So many autumn, ay, and winter days, spent outside the town, trying to hear what was in the wind, to hear and carry it express!

For many years I was self-appointed inspector of snow-storms and rain-storms, and did my duty faithfully.

我早期读赫尔曼·黑塞的一些散文时,他描写树时,说它一生的操心事是传种,而且相信自己的使命是神圣的。老黑有自己的想法,当时读这篇散文,很多简短但是引人思考的话现在还记得,比如每一步都是诞生,每一步都是死亡;家不是在这里或者那里,家在你心中。去年我在看西方科学起源史的时候,才知道早期古希腊的哲学、数学以及文化,那个时候科学家对生活的各方面都有涉猎,他们思考人自身,自然,物质,宇宙,并探索其中的规律。梭罗本身是一个喜欢自然,喜欢自由的人,这也是遍布在 Walden 这本书中的思想,他做土地勘探员,是想去研究和接触到周边的山川河流;他参与政治运动,和他所处的时代有一定关系,但本身也是自由精神的一种体现,和古代的孔子以及墨子有点像。

能够走进日常生活中的小事,把生活过的丰富多彩是一件幸福的事,但是有时候站在这些事物之外,保持对未知,和已有的事物的辨证的态度是必要的。我知道这么做可以有更好的生活,我也知道不管遇见什么新的事物,我可以把它纳入我的认知框架中。

此外对于自身的了解和学习过程的研究也是一个渐进式的过程,什么时候我们不学习或者说不思考了,而只是用以往的经验看待事物,那么我们的知识库也就固化了。早期的科学家研究事物还是以观察归纳总结,或者假设验证为主,但是无论哪一种方法都是必要的,对于一个学习系统而言,一方面从经验学习可以趋利避害,是有效的自我保护方法,这也是目前很多人工智能算法的思路。但是还远远不够,哲学或者说这种价值观以及对未知未见事物的态度才是一个个体的本质,对于世界的认识,我们是以当前的科学研究、环境、文化等为知识库,但是这些知识之间相互的连接靠的是价值观,对于未知的也是如此。我们在不断的自我认知,探索自然,经验累积的时候也塑造了一种特有的模式,而对这种模式本身的研究也是很有趣的。